葵花香蕉丝瓜

岳华衣现在是真的觉得,自己没有成为金衣卫中的一员,真好。

再看向这些金衣卫们的目光时,已经是满满的同情了。

是的,他现在可是真的真的很同情这些金衣卫们。

替们点蜡。

而被百里落嫣推销了一波巴豆粉。

七十一个金衣卫可是真的没法再忍下去了。

卧槽,这样的事儿如果还能再忍下去,那么等到事后,不但他们要自刎于一皇般若大人面前,而且还要连累到他们所在的家族。

成为金衣卫,他们为家族带来了荣光。

但是如果被般若迁怒的话,那么他们将为家族带来的就是毁灭。

金衣卫队长一咬牙。

“布阵。”

金衣卫掌握的有七种阵法。

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

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三才阵,四隅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阵。

而这一次,他们直接布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

金色的巨蛇盘旋在广场上。

从阵中升起的虚幻巨蛇瞳,阴冷地盯着百里落嫣。

百里落嫣勾唇轻笑。

笑意轻佻。

语气散漫中带着不屑。

“只是一条小蛇吗?”

“所以倒是本公子高看们这些金衣卫了,们只有这么点点的能耐吗?”

说着,她居然还抬起了手,比划了半个指甲盖大小的那么一丢丢。

这样的动作,无异于令得这七十一个金衣卫都不能忍了。

于是在金衣卫队长的一声令下。

一字长蛇阵发动。

于是只见那条金光闪闪的大蛇,怒张着蛇嘴,向着百里落嫣呼啸而来。

兜头就咬。

金光中似乎有着血光现出。

七十一金衣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所以,只要这个讨厌的少年死掉了,他们也就可以扳回一局了。

至于其他人。

哼,再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敢议论吗?

敢将这事儿传出去吗?

金光太过璀璨了,已经完全遮挡住了百里落嫣的身形。

所以这样的场面,只怕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会觉得那个少年只有死路一条了。

再说百里落嫣仰头看着这头金光大蛇。

却是皱了皱眉。

然后随手一挥。、

于是金光黯然,紧接着便寸寸碎裂。

金衣卫们刚才还很是得意的脸,也一下子凝固住了。

这是什么状况。

假的吧?

骗人的吧?

青衣少年完好无损。

而刚才那般声势浩大的金光大蛇却是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喂,阵法不是们这样子用的,唉,金衣卫,这就是声名赫赫的金衣卫吗,这也太让人失望了。”

百里落嫣有些沮丧地道。

众人:“……”

这波脸打得有点响啊。

岳华衣一脸同情地看了一眼那些金衣卫。

他们今天最大的错误就是招惹了自家主子。

金衣卫队长盛怒。

一挥手,于是第二阵起。

二龙出水阵。

看着那金光灿灿的波光涌动。

随之而来的是层层的水花翻滚。

百里落嫣还是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

“呵呵,既然如此,那么还是让本公子让们开开眼,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二龙出水阵吧。”

说着,青袖漫卷。

玉手翻飞。

一道道光印自她的玉手中飞出。

不过转瞬间,一道光芒万丈的灵阵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当下一道道惊呼声迭起。

“天啊,天啊,这居然是灵阵。”

“所以那个少年居然是一个阵法师。”

“他布阵的速度如此之快,只怕也是一个很高级的阵法师。”

“好厉害。”

“就是不知道他的阵法师等级到了何种高度。”

“瞬间成阵,怕是已经达到高级阵法师巅峰了吧。”

“他才多大,十六,十七,还是十八岁?这么小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那他的师门,家族又何是何种存在?”

……

这样的议论声,初时还挺小声的,可是不过一会儿功夫,议论声就大了起来。

七十一位金衣卫的脸色也变了。

瞬间成阵……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四个字,可是这当中所代表的意味,他们自然是相当清楚的。

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的存在,只怕就算是一皇般若大人,也会动心想要拉拢的吧。

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二龙出水阵都已经成形了。

一个是金色的湖面,两头金光闪闪的巨龙破水而出。

一个是艳红如血的湖面,两头血色巨龙张牙舞爪。

百里落嫣一抬手,指向金色的巨龙。

“去吧,吞了他们。”

血色巨龙仰天长啸。

身形猛地升空而起,向着两头金色巨龙便咬了下去。

而金衣卫这边,当下也立刻催动阵法,让两头金龙向着两头红龙冲去。

于是四头巨龙便在半空中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然后,光芒大作。

再然后众人看到的只是两头金龙摧枯拉朽一般的崩溃。

金衣卫队长不敢怠慢,立刻又是一声令下,于是三才阵起。

两头血色巨头竟然又直接冲进了三才阵当中。

金衣卫们都已经有些傻眼了。

于是四隅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阵接连上演。

可是那两头红龙,却像是坚不可摧一般,竟然生生地砸碎了四隅阵,又搅碎了五虎群羊阵。

接着的六丁六甲阵也同样碎在龙身一撞之下。

现在只余下了七星阵了。

金衣卫里有人已经忍不住开口问道。

“队长,如果七星阵再不行的话,我们要怎么办?”

金衣卫队长只有一句话说。

“们还是先想想,我们如果找不回场子,我们要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他们与他们的族人都难逃一个死字。

所以他们只能是拼死一战了。

而大厅内,一皇般若那青葱般的指尖正轻轻地抚弄着杯沿。

脸上毫无表情。

四皇管幽篱儿扬眉,有些懒洋洋地问道。

“一皇,用不用我出去将那个小子拍死?”

般若摇头。

声音漫不经心的。

“不用,敢伤我金衣卫的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不管他是谁。”

声音冰冷至极,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四皇微微一笑。

“是,一皇大人!”

般若低眉饮了一口茶,澄碧的茶水倒映出了她那双阴沉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