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图片app免次数版下载

() 扫视了一眼众人,白知正又道:

“所以,大伙儿若是信得过我,不妨将这不祥之物交归于我,也免去后顾之忧。”

白知正话音刚落,就见丁姓老者二话不说,直接是甩出了一枚白玉坠被他一把接住,就听丁老声若洪钟的笑道:

“哈哈,白爷哪里的话,您既为我等着想,我们又岂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啊是啊!”

众人纷纷应答,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既然丁老开了头,他们也不好推辞,纷纷将自己的白玉坠交给了老板。

收起这些玉坠,白知正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狠辣,沉声吩咐道:

“老钱,你修为精深做事稳重,我想你带一部分人马赶往前线,尽量的击杀静慈天和二少帮的修士,务必拖住他们,阻止姚梦寻重返阵营!当然,若是势不可挡你也无需死战到底,我相信老钱你可以自行判断!”

“是,属下领命!”

老钱抱拳应诺,不过话锋一转又问:

“可白爷,如此一来的话,妖族不仅能吸纳灵镜祭所内的修士,还能坐山观虎斗,这不是让他们捡了个现成的便宜吗?”

闻言,白知正收起佩剑,恶寒道: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想捡我白知正的便宜,只怕他们还没那本事!”

旋即,他又冲着另一边的丁老吩咐道:

“丁老,你再带一部分人马从侧翼悄悄离开,而后隐伏在妖族大营远处,他们不来分一杯羹还好,只要内部空虚,你就见机攻打他们的大营!”

长须丁老哈哈一笑,朗声道:

“白爷放心,我定打的那帮人不人兽不兽的杂种回家吃奶去!”

众人皆是会心一笑,丁老的实力他们还是很清楚的,自从邹演文和万古流叛逃之后,此人便是白爷手下的第一悍将,修为也与日俱增,非常强大。

“丁老出马,一个顶俩!”

白知正也笑着开了句玩笑话,接着道:

“为防止他们偷袭,我会亲自坐镇中军,二位兄弟量力而行即可,莫要因为贪功冒进伤了自身性命!”

“谢白爷关心!”

丁、钱两名修士对视一眼,而后俱是笑着同白知正抱拳谢道。

“好,那我就在此备足酒宴,静候二位佳音!”

白知正亦是拱手,望着摩拳擦掌的众人,他的眼中充满了自信与豪气,犹如营帐中燃烧正旺的烛火,辉映满堂。

与此同时,妖族阵营中。

“千舞姐,你就让我出去活动活动嘛,我都快被憋死了!”

白发紫眸的阿莲就这么如邻家少女一般,娇滴滴的拉着上座千舞的手,眨巴着她那可爱的大眼睛,撒娇道。

不同于人族的营帐,妖族建立起的大营充斥着浓郁的古色古香,外加异域风情。

兽皮缝制的帐篷里摆放着各类骨制的装饰品,桌椅板凳也部都就地取材,伐参天巨树简单劈砍便拿来使用,原始,但却给人以震撼的视觉冲击。

“怎么,圣女大人还是想跑?”

千舞笑着白了阿莲一眼,调侃道。

自从青莲圣女进入不鸣古迹寻到他们之后,千舞也就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开始力以赴带着部族们寻找生路,探索造化。

而圣女先前虽然被班猗所擒,但不知为何,班猗不仅没有伤她性命,反倒好吃好喝将她供着,最后竟因她的刁蛮任性将其给扔进了不鸣古迹,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据阿莲自己所说,那狗头班猗明摆着拥有绝对的实力,但似乎有些怕她,愣是拿自己一个百脉境的小妖没有办法,这也只能让千舞感慨世间万物或许真有相生相克之说。

“难不成狐狸是狗的天敌?”

千舞只得无厘头的念叨着。

“我当然想跑,可千舞姐你也说了,百脉境在不鸣古迹里的含金量已经不高了,更别说我的云郎不过灵引境修为,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青莲只是想出去杀几个人散散心嘛!”

话语间,阿莲的紫眸里闪动着明艳的光芒,看的同为女妖的千舞都有些恍惚,暗道莫说自己还是女人,天下间又有哪个男子能够挡得住她这邪魅的美啊!

“青莲稍安勿躁。”

千舞微有些宠溺地笑了笑,并未直接拒绝其要求,因为她倒是说了句大实话。

若阿莲明言不想跑了她还真就不信,可这么些时日里,对方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寸步未离,换做是她也要闷得发慌。

“阿牟,前方的局势如何。”

青莲的地位崇高,纵使千舞,除了一些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就算这小妮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自己这首领弟子身前撒娇她也无可奈何,只得撇过头去对着下方一名妖修问道。

“回大人,静慈天和二少帮已经排出人马阻拦灵镜祭所的修士们,观其意图恐是为了接应姚梦寻,而知正堂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动。”

回话的是一位声音夯里夯气、长着一对犄角的大鼻妖修,看架势多半是只拥有牛妖血脉的半妖。

“嗯,与我猜的不错。”

千舞趁着阿莲停歇的空档,赶紧理了理被她弄乱的翎羽披风,又道:

“嗯,既然如此…”

她话还未说完,只听长长的一声“报”,顿时,一名背生双翼的小妖冲入了帐内,径直跪在千舞面前,朗声道:

“禀千舞大人,最新战报,白知正派出了以钱起穆为首的人马赶往支援,似乎想要阻截两方联盟的接应。”

“哦?有意思,白知正这是想要抢夺姚梦寻所得的传承嘛?”

千舞的浓眉皱了皱,似乎有些犹豫,又有些纠结。

“钱起穆虽然老成持重,但比起实力强大的丁奉渊来说,他才是更为适合上阵杀敌的人选。”

这头还在思索,飞星则沉声开口道:

“千舞姐,早听闻钱起穆与丁奉渊乃是知正堂新晋的强者,既然莲妹有心杀几人玩玩,那不如就由我带她前去战场,正好先斩了那钱起穆,算是为我断臂之仇向白知正收点利息!”

“谁要跟你去!”

闻言,阿莲立即就当着营帐内众多元化境妖修的面,狠狠拒绝了飞星的提议,没给他一点台阶下。

飞星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不过好在最近的磨砺让他的心性变得沉稳了不少,并没有当场爆发,而是按耐住火气,将目光投向了上首的千舞。

千舞先是仔细打量了一眼阿莲的表情,见她仍旧是一副非常厌恶的样子,不由得心下稍定了几分,而后挥了挥手对着飞星说道:

“好!飞星那就由你带队,调上一部分好手,既然他们打死打活,咱们就去捡漏好了,将愿意投靠的人类修士先带回来再说,这些人乃是尚佳的炮灰,死在这里真是太可惜了!”

“是!飞星领命!”

灰发飞星残忍的勾了勾嘴角,点头应诺,而后便将目光投向了青莲。

“千舞姐,我才不要跟这残狼出去呢!”

阿莲一甩自己如皑皑圣雪般的长发,哭丧着脸不停摇晃着千舞的藕臂,继续自己的撒娇攻势。

“残狼?”

千舞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出了这个词,惹得底下一众妖修是哄堂大笑。

“笑个屁啊你们!”

飞星不敢对着千舞发火,只得将一腔愤怒撒在了众人身上,背后青色狼影透体而出,其嘴角似能看到虚幻的涎水滴滴落下,磅礴的气势震的大伙儿屁股下面的原木座椅咯吱作响。

“别胡闹了,飞星。”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千舞声音慵懒的说道。

“是,千舞姐。”

飞星随即便收敛起了灵压,而后就见千舞撇过头去,似对着阿莲下了最后的通牒:

“好了圣女大人,飞星实力强劲,足以在战场上护住你的安,你若真不想去,那就跟我一起待在大营里好了。”

“哎,那好吧…”

闻言,阿莲只能是揉了揉自己已经酝酿出水花的紫眸,无奈的答应了下来,而后恶狠狠的指着飞星道:

“残狼,不准你靠近我周身十丈!”

千舞莞尔,飞星尴尬,众人哄笑,只是谁都没有发现阿莲嘴角勾勒出的那夺人心魄的弧度,还有她如白璧般的脖颈上,和风铃正叮铃作响。

“秦姐姐小心!”

恍惚间,萧洛一玉指并拢,轻巧地接住了一缕自己被暗器所削掉的青丝,美眸之中杀意四散。

“多谢妹妹提醒!”

感激的朝着姚梦寻点了点头,夜月环佩祭出,她的身前瞬间就多出了一具不开眼的无头尸体,漫天血花绽放飞舞,死亡中透着美丽。

三人边打边进,小心翼翼的匿藏身形,想要越过厮杀的火线前往静慈天大营,至少也要和静慈天的修士取得接应。

怎料不知为何,前方突然杀出了一队知正堂的人马!

他们不仅大肆阻截静慈天和二少帮的修士们,甚至都不去管灵镜祭所涌出的那些可怜的肥羊,使得三人没法轻易显露身份,否则将立即成为被围攻的众矢之的。

而后赶来的妖族修士们,居然专门打压以及招降这群肥羊,似乎是想趁乱捡便宜,好补充自己的生力军。

如此一来,青云他们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活生生像是被挤成了一块“肉夹馍”,只能小心谨慎的在其中斡旋,择机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