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茄子影视

【 .】,精彩免费!

罗侃侃收住得意的笑容,跑过去抱着罗尚,撒娇的说,“哥,就这样赶我走吗?我可是帮把仇人引到这里来,好让来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呢。”

罗尚不悦,“什么瓮中捉鳖,这丫头在说什么?”

罗侃侃撇撇嘴,嘟哝声说,“的双腿不是因为葛柒才变成这样子的吗?那个葛柒不是自喻他是神医吗?既然如此,那就把他叫到我们家来给做治疗,直到的双腿康复,能够不用坐轮椅也能走路为止。”

“荒唐!”罗尚大声呵斥,“侃侃,我再说一遍,马上回的房间,没有我允许不准到我这边来!还有丁秋,马上让她到我这里来……”

“哥,我正跟说葛柒呢,干嘛扯到丁秋身上,她是我的好朋友,跟葛柒又没有什么关系,干嘛喊她过来?”

“别废话,我让这么做,就这么做!”罗尚冷着脸说完,就不再理会罗侃侃,自己推着轮椅走向躺在床上的夜殇。

旁观了这么久这对兄妹的互动,蓝草心里很是复杂。

他们到底是一对怎样的兄妹?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

罗侃侃恨死了葛柒,誓要为哥哥报仇!而罗尚似乎并不怎么在意把自己双腿弄成这样的葛柒,想着法子阻止妹妹做一些不理智的事。

算了,事情太过复杂了,还是等夜殇醒来她再问清楚吧。

免得自己被这对兄妹影响,不知不觉的同情起双腿不能站立只能坐在轮椅上的罗尚来了。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真相没有搞清楚时,她的同情心可不能泛滥,谁知道罗尚会不会跟金浪一样,也是表面上对夜殇很好,结果背地里却是跟夜殇争夺利益而斗来斗去的。

“哥,要是就这样赶我走的话,那我准备了这么久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如果葛柒没来,那我让困在胶水桶里这么长时间,岂不是白费了?”罗侃侃追了过去,不甘心的喊,

罗尚头也不回,“侃侃,我之所以心甘情愿的配合在胶水桶里蹲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是我的妹妹,我可以纵容这次恶作剧的表演,但是把夜殇弄成这样,并且还把我的双腿拿出来说事把葛柒扯进来,我就必须阻止了。”

听到哥哥为葛柒说话,罗侃侃顿时怒了,“为什么阻止我?这些年来,不是一直在找葛柒吗?葛柒躲了这么多年,不就是因为心虚吗?他担心会报复他,所以才会多起来不让找到他,他那个人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我们必须给他个教训,让他长长记性,免得他又去祸害其他像哥哥这样的好人……”

“啧啧,侃侃小姐,几年不见,不仅长高了变漂亮了,而且口才也好了不少啊。”

就在罗侃侃追到罗尚跟前噼里啪啦的说出了一番劝说的话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管家罗二忽然看到了可乐拎着两个人走了过来来。

那两个人一个是之前被可乐派人软禁在房间里的丁秋,另一个则是罗侃侃搞这次恶作剧的关键人物,葛柒。

就在罗二愣住的当头,葛柒走进了房间,正巧就听见了罗侃侃的那一段指责他是懦夫的话,于是他拍着手掌讽刺了一句。

他的突然出现,让罗侃侃有些猝不及防,她也愣在了那里。

而罗尚也没有想到葛柒会出现,他徐徐的转过轮椅看着葛柒,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蓝草看到葛柒出现,她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葛柒最终还是来了,这样一来,夜殇就有救了。

眼看气氛很诡异,罗二很是懊恼,他拽着可乐到一边,压低嗓音问,“可乐,怎么把他们带过来了?我有允许把葛柒放进宅子来吗?还有丁秋,她怎么也来了?”

可乐一脸无奈与苦涩,“管家,我没有办法啊,没看见我正被人用枪抵着腰吗?”

什么,枪?

罗二一把撩起他的衬衫,果然在他腰部的位置看到一个像是被枪口抵出来的红点。

“看到了吗?我腰上的枪口痕迹还是很明显吧?”可乐略显尴尬的问。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保镖行业叱咤风云多年的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用枪给威胁了。

“我想不会是葛柒先生做的吧?”罗二摇摇头,“葛柒先生看起来那么温雅,他怎么可能会用枪抵着的腰?”

可乐回头看了看那个自动守在门口玩弄那支白色手枪的女子,压低嗓音说,“管家,说的没错,用枪威胁我的不是葛柒,而是丁小姐,是她用枪强迫我把她放出来,并且把葛柒放进来的。”

“真的是丁秋小姐?”罗二不可思议,‘她不是侃侃小姐的朋友吗?’

“忘记了吗?昨晚她和夜殇在房间里待了很久,不觉得她和夜殇关系不寻常吗?”可乐提醒道。

“有什么不正常的?我知道丁秋小姐是夜先生的手下,但我不解的是,她不是侃侃小姐的朋友吗?为什么总是做些侃侃小

姐不喜欢的事?”

“管家,脑子转不过弯吗?丁秋小姐这次做的事就是侃侃小姐喜欢的事,没看出来吗?”可乐一变解释,一变回头看了丁秋一眼,就生怕丁秋手里的枪会再一次的瞄准自己。

这个女人的枪法他昨晚可是有幸体会过了。

黑灯瞎火的,他一个人在花园里巡逻,竟然还被人打了一枪。

当然,那一枪里不是真正的子弹,而是一般的玩具子弹,这种子弹打在人的身体上,就好像被沙子砸到,不会有什么痛楚。

殊不知,这反而衬托出了丁秋枪法的厉害!

毕竟玩具弹充当子弹,她都能瞄得那么准,一发打中了他的眉心,一发打中了他的心脏部位。

要不是神枪高手,谁能有这么厉害的枪法?

罗二听了可乐的话,很是不爽的呵斥,“可乐,胡说什么呢?侃侃小姐可没让丁小姐用枪抵着的身体。”

“管家,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还是不明白呢?侃侃小姐搞恶作剧不就是为了把葛柒先生引来吗?如今,葛柒来了,这个结果就是侃侃小姐想要的,如果我不把葛柒放进来,那侃侃小姐的恶作剧岂不是没有收到她想要的效果?”